如果有缘,会再见的

有缘再聚(三十题大宝贝系列终章)

高能预警!

这个是终章真结局!

没做好心理准备的千万不要来看,看到上一章就可以了!!!

但是看了的话不能喷我!

算是给他们一生完整的结局了吧!😔😔😔

要是做好准备看了的宝宝!

一定要给我红心蓝手和评论哦!!!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“折颜,今天天气好,我们带着肥肠去公园散步吧?”白真推醒了在躺椅上看报看得睡着了的折颜.

“啊?好…”折颜把自己歪在一边的老花镜推了推,站起来给家里养的哈巴狗戴上了遛狗绳.

白真一手牵着肥肠,一手牵着折颜,感受着秋天凉爽的天气.

折颜这两年腿脚有些迟缓了,跟他十指紧扣落在他身后一步,想起以前他们年轻时候也是这么在午后漫步公园,当时自己跟他说“等我们变成老头子了,到时候你牵着我慢慢的走,我们还可以再养一条狗”

“好久没吃甜点了…有点想萌萌做的布丁了”

“不是前天儿子一家来的时候才给你带了一大盒吗?冰箱里还剩一半,你忘了?”

“年纪大了,记性不好…呵呵呵呵”

“我看你是想他们了吧,咳咳…”折颜轻咳了几下.

“怎么还在咳啊?前几天就让你多穿衣服”白真伸手给他顺顺气.

“这不是年纪大了么,没事的过几天就好了”

白真看着眼前头发花白满脸褶子的老头子,依稀还能看出他年轻的时候英俊的样子,伸手摸了他的脸“是呀,一晃眼,我们在一起这么多年了…你说我们都是外貌协会的人,怎么就没有看厌彼此呢?”

不求人生只如初见,只求一生相看两不厌.

“没有相厌,只有喜欢,下个星期爻凰回来,几个孩子说要给我们过结婚纪念日”

“结婚纪念日?”白真的脸上有点疑惑.

“回去要给你剥点核桃吃,补补脑子…过两个月我们结婚五十年了”

“居然五十年了,那我们得好好办一下!”白真显得有些小兴奋“怎么办好呢?”正想着,手里牵着的肥肠看到了不远处的老相好,撒开它的小短腿就往那便跑.

“诶?!慢点肥肠!”白真身体被他带着往前跑“我这老胳膊老腿的…折…”

刚一转头,话还没说话,就看着折颜捂着自己的右腹部,一脸痛苦的倒了下去.

“折颜!折颜!你怎么了!你别吓我!”

折珩和顾萌一接到白真的电话就赶来了医院,折珩抱住坐在抢救室外六神无主的白真,轻抚他的后背,给他一些微薄的安慰“阿爹他会没事的…别担心”

“你阿爹平时身体挺好的…怎么就突然…”白真的身体有点微微的颤抖.

抢救室的门打开了,里面的医生走了出来“谁是病人家属?”

白真刚要站起来,却被折珩按住了,让顾萌陪着他.

“我是他儿子,我爸爸年纪大了,我们借一步说话吧”

“你父亲已经肝癌晚期了,他刚才是急性肝痛引起的肝昏迷”

“肝癌晚期?!我父亲的身体一直都很好,以往体检也没有什么大病.”

“你们做家人的都不知道吗?他这个病应该有些日子了,你们回去可以找一下他这几年的体检报告”

难道阿爹是怕爸爸知道,才一直瞒着不说?

“那我父亲还能活多久?”

“他现在的年纪不适合手术治疗,而且癌细胞也已经向全身扩散,我们现在唯一只能采用保守治疗,来延长他的生命,如果他本人积极配合治疗,可以活半年或者更久…但是他本人如果不愿意治疗,照他现在的情况来说,活不过两个月.”

“医生怎么说?折颜要紧吗?”

“别担心,爸爸”折珩拍了拍白真的肩.

白真看着折珩脸上的神情,知道折颜的病情没有他说的这么乐观,自己跟他在一起的时间才不过短短几十年…怎么一转眼分别的时刻就快要来了…

“爸爸…你别哭啊”顾萌抱着怀里突然哭出声来的白真,自己的心也揪在一起“阿珩…”

“你在这里先陪着爸爸,我去办入院手续,顺便去家里拿点东西来”

折颜醒过来的时候,发现自己躺在医院的病床上…自己好像是突然就昏倒了…真真一定吓坏了吧.

“阿爹你醒啦!”爻凰是第一个发现折颜醒过来的人,接着病房里的其他人纷纷凑了过来.

“折颜折颜!”白真抓着他的手,贴在脸旁,眼神一刻都不肯离开他“你为什么从来都不告诉我!”

“爸爸已经看了你这几年的体检报告…他都知道了”折珩指了指一旁放的体检报告,那天他回去看完折颜的体检报告,发现居然五年前他就检查出肝部有肿瘤,做了切片是恶性的…

本来病情这件事就是瞒不住的,在白真一再的追问下,折珩用尽量不这么让他难受的方式将折颜的病情告诉他了,再将折颜这几年的体检报告拿给他看.

然后打电话给了在国外演出的爻凰,告诉她折颜的身体状况,让她演出一结束就赶紧回国…

折颜知道自己的病情瞒不住了,自己毕竟也做了大半辈子的医生,对自己的状况还是很了解的,就算现在积极治疗…怕是癌细胞也早就扩散到身体各处了,之所以一直瞒到瞒不住,就是不想白真在五年前就提前过上这种每天很忧伤的日子…所以…自己不得不自私一次…

自己太过了解他,要是他知道自己的病情,一定会在五年前就让才步入中期的自己去住院治疗,然后片刻不离没日没夜的在病床前照顾自己…

不是怕久病床情无孝子…只是自己怎么忍心一个自己爱了一辈子的人,到老了,为了自己承受几年或者是十几年的折磨…

不如就让自己撑到撑不下去的时候,能将这份痛苦折磨缩到最短…

自己爱他,这份爱能让自己变得格外坚强…让自己在他面前完美的伪装了五年,让他这几年也像过去的几十年那样幸福的或者,而且不是两个人一起痛苦的,让他终日笼罩在自己病情的阴影下.

“折颜,今天萌萌又给你做了很多好吃的,来我喂你,多吃一点身体才能快点好起来”

折颜看着在自己病床前忙来忙去的白真,看着他这大半个月为了自己变得苍老了不少,心就揪成了一团“真真,你回家好好的歇一歇吧”

“没事呀,我一点也不累,很好吃的,小心烫…”

“这里有孩子们照顾,你回家好好睡一觉”

“我在这里每天晚上看着你睡得也特别好”

“真真…”

“我就想留在这里,我一定要时时刻刻看着你…我才能安心”白真说这话的时候有些无措,眼神也有点躲闪“你别赶我走…我不想跟你说再见…我不想…”我们见的每一面都有可能是最后一面…

自己最不愿看到的情景发生了,自己不想成为白真的拖累…但是现在的的确确就是他的拖累,右腹部又开始尖锐的疼痛了…

白真立马按下了急救铃,医生来看完之后,让护士给他打了一针吗啡.

最近疼痛发作的频率越来越高,药效也随着这样的好频率而有所降低…等哪一天吗啡也完全压制不住这么剧烈的疼痛了…真真可能就是能支撑自己活着唯一的理由了.

“折颜…”白真挤上他的病床,让他靠着自己的胸口“我很爱你,我的爱也很自私…我希望你能多陪我一些日子…但是我不想用我的爱束缚你…如果你选择坚持下去,我就会陪你撑到最后一天…如果…”白真说着开始哽咽,心酸的开不了口,眼泪一个劲的往外流,这是折颜住院以来,自己唯一一次在他面前这么失控“如果…你真的坚持不下去…选择放弃…你就不要怕我难过…我们在一起的这么多年…一直就会在我心里…就像你…从来没有离开过我一样…呜呜呜呜呜”

折颜回抱着他,听着他说的这些话,也忍不住在他怀里失声痛哭起来…

折颜也没有选择保守治疗,他选择用顺其自然来渡过他生命中和白真最后的时光…

“今天天气不错,我想下去晒晒太阳,看看风景…”折颜觉得最近自己的眼睛越来越看不清东西了…趁着自己还没有完全看不见之前,再去感受一下这个美好的世界.

“明天就我们结婚五十年的纪念日了,你给我请好假了吗?”折颜坐在轮椅上,拉着白真的手调皮的说.

“说了,明天要让你穿得特别帅,诶?之前说凰儿会回来,怎么还没见到她?”

“女儿不是上上个月就回来了吗?昨天还来了…”

“是吗?一定是你没给我剥核桃…我的记性才变得这么差”
折颜略微皱眉,伸手摸摸他的头“我早上吃了什么你还记得吗?”

“你早上…嗯…我想想…鸡蛋?还有什么…记不清了,每天吃的不都差不多吗…你不是说下来看风景吗?干嘛老是盯着我看”

“你凑近一点”

白真听话的凑近他一些,折颜睁大自己的眼睛,想好好看看他现在的样子,但是白真的样子早就在几十年便深深印刻在自己心里,每一个细胞里.

“看够了没,都是看了这么多年了”笑着打了折颜一下,撩开他额前的刘海亲了一下.

五十周年结婚纪念日操办的特别好,折颜那天精神也格外的好,居然自己还能站起来走几步,那天回了医院病房,折颜把几个孩子单独叫进了病房说了很久,等到白真在外面都快等得不耐烦了,他们才出来…白真看到爻凰眼角还挂着眼泪,就猜到了折颜说了什么.

“有这么多话要说吗,那你也跟我多说说”

“哈哈哈哈,我都跟你说了一辈子的话,还没嫌我烦吗?”

“真真?”

“嗯?”

“你要答应我,好好的生活下去,千万不要太早来找我,我会生气的”

“呸呸呸!说什么不吉利的!”白真心里也知道他今天反常的样子意味着什么,眼眶通红死盯着他.

“真真…”折颜用自己被病痛折磨的皮包骨的手握着他“我对你的爱,始于初见,至于终老”折颜摇了摇头“不止终老…可能我们会变成人鬼情未了…我爱你白真.”

第二天清晨,白真醒过来的时候,折颜却再也没有醒过来…

白真感觉到他跟自己握着的手还有余温,脸上的神情很平和,没有痛苦…虽然心里无比难过,但是眼泪却没有掉下来,就这么拉着他,静静的看着他…

操持完折颜的葬礼,白真久违的躺在了那张曾经属于他们两个人的大床上…葬礼上他很坚强没有哭…但是现在整个屋子里只有他一个人了,身边那个会抱着自己的人再也不在了…那个从小一直宠着自己的人再也回不来了…

白真抱着折颜的枕头,一个人默默哭了一整夜…

白真睡了很长的一觉…好像自己很久没有睡过这么久了…

起来之后看着屋子里的顾萌,歪着脑袋一脸疑惑的像他微笑“你怎么在这里?”

“我跟阿珩打算搬回来住,方便照顾你”

“哦~你们回来家里也能热闹一点,诶?肥肠去哪里了?”

“肥肠在店里养着,来的客人都很喜欢它”顾萌给他倒了杯水“爸爸你饿吗?”

“好像有点…有吃的吗?”

白真吃着顾萌煮的鸡蛋羹脱口而出“前几天折颜给我做的都没这么好吃!”

“……阿爹他…”

“他是不是又出去上班了?我等会要发微信问问他什么时候回来”

“诶?这个小伙子是谁啊?”白真看开门进来一个十五六岁的男孩子,满脸纳闷.

“爷爷你醒了?”

“这是我跟阿珩的儿子,爸爸你不记得了?”

“哦~记得记得!”

“爸爸的病怎么好像突然严重了…”晚上顾萌把白天白真的情况告诉折珩.

“阿爹走之前就发现他有些不对劲了,我看之前问了医生,说是剧烈的刺激会加重病情”

“原本以为爸爸只是有点容易忘事…怎么会是这种病呢…你说他跟阿爹这么相爱,万一那一天连他们之间的回忆都忘了…”

“阿爹对爸爸来说是一种执念…就算他全都忘记我们,也不会忘记阿爹的”

爻凰也决定暂停自己的演出,跟煜殊搬回来照顾白真.

“爸爸?爸爸?”爻凰拖着行李箱进了家门,躺椅上看到抱着折颜最喜欢看的书睡着的白真“在这里睡觉会着凉的”

“嗯?你是谁啊?怎么跟我女儿长得那么像?不过我女儿没你年纪大”

爻凰被他的问话弄的有点哭笑不得“我就是你女儿呀爸爸,你又忘记啦?我是白爻凰啊”

“你不要骗我,我昨天才跟折颜去参加了我女儿的婚礼,才一天你怎么就老了十几岁?”

讲了半个小时,终于说服白真相信自己是他亲女儿,折珩和顾萌回来了.

白真看到折珩有点欣喜“折颜你回来了!诶?边上的那个是谁?你朋友吗?”

“折颜…”三个人都愣了…

“爸爸刚刚告诉我,他昨天跟阿爹才去参加了我的婚礼,已经记得越来越少了”爻凰偷偷的在折珩耳边说.

“折颜你怎么了?”白真看着他们三个杵在门口,走了去把折珩拉到沙发上坐好,安静的靠着他.

白真的阿尔兹海默症时好时坏,而且渐渐坏的时候多过好的时候,每次发作的时候就会将折珩认作去世的折颜…

“折颜,我们明天带哥哥妹妹出去玩好嘛?”

“折颜,你说以后有了女儿,你会不会更喜欢她呀?”

“折颜,你身边那个男人是啊?为什么他总是在我们家?!”

“折颜,珩珩呢?他昨天发烧才好,还不会走路,他去哪里了?是不是被坏人抱走了”

“折颜…折颜…”

白真的病就这么浑浑噩噩缠绕着他,每每清醒的时候,他都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一众被他拖累的儿女…

有一次白真走丢了,等到折珩跟爻凰在家附近的公园找到他的时候,他一个人坐在长凳上“我跟折颜一起来逛公园,怎么逛了一半他不见了…我要等他回来”

折珩突然就懂了自己小时候带着妹妹跑出去,白真当时有多担心,看着抱着白真痛哭的爻凰,将他们两个一起搂进怀里.

“萌萌…你会怪我吗?对不起…每次记不清的时候,都会为难你”

顾萌一直都非常善解人意,自己丈夫的长相能成为白真唯一的寄托,他其实很欣慰,毕竟白真只有在发病的时候,他的脸上才能再次展露真心的笑容.

他每次也都会主动避让,让折珩去宽慰一个失去挚爱的爸爸,尽到做儿子的责任.

折颜去世之后的十年,白真几乎都活在自己还有孩子给他编织的梦里,假装折颜从来没有离开过,过得倒也没有那难…

十五年之后,白真躺在病床上,弥留之际,嘴里还念叨着什么…

“折颜…我好好听你的话…好好的活了这么久…我是不是很听话,很乖…我现在终于可以来找你了”

白真死后,他们两个的骨灰被合葬到了一起,从此以后无论生死,再也没有什么能将他们分开了.

折珩和爻凰一起操持了白真的葬礼,悼词的最后一句写到…

“谢谢你们,今生能做你们的孩子,是我们最幸福的事,愿来生,有缘再聚…”

评论(55)
热度(144)
  1. 蝴蝶阿蒜 转载了此文字
©阿蒜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