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果有缘,会再见的

生生不离(三十题 大宝贝终章番外)

被感动到了…呜呜呜…真·人鬼情未了

榆鱼:

第一次听 @阿蒜 脑洞的时候就觉得很难过,可又不得不承认那是人之常情的结局。看了那么久这篇文,好像他们真的存在在某个平行世界里一样,舍不得他们那么现实的死别,那,就让我幻想一下我们都未曾见过的世界吧!


谢谢阿蒜允许我动笔写下这篇,此篇中部分对话来自阿蒜终章原文。


喜欢现实向结尾,怕鬼的就不要看这篇啦!


希望你们喜欢,可以奖赏我小心心和小蓝手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-




“真真…”折颜用自己被病痛折磨的皮包骨的手握着他“我对你的爱,始于初见,至于终老”折颜摇了摇头“不止终老…可能我们会变成人鬼情未了…我爱你白真.”


第二天清晨,白真醒过来的时候,折颜却再也没有醒过来…


白真感觉到他跟自己握着的手还有余温,脸上的神情很平和,没有痛苦…虽然心里无比难过,但是眼泪却没有掉下来,就这么拉着他,静静的看着他…


 


“真真…”折颜伸手想去碰白真的肩,却发现手背上没有苍老的褶皱,手忽的穿过了白真的身体


“真真…”折颜绕到白真身前想看清自己的模样,却发现他眼里倒映出的只有床上那个没有气息的折颜


“投胎吗?”黑白无常不知何时站在了折颜面前


“我可以不走吗?”


“你们可以下辈子再见”黑白无常见怪不怪的笑道


“这辈子还没过完呢”折颜握住白真的手“不想来世”


说好了一辈子的,就算白真看不见他,他也要陪他走完。


“那便随你吧”


折颜觉得自己可能遇上了最好的阴间使者,转身双手覆上白真握住自己肉体的手


白真忽的感到手下的温度又凉了几分“折颜…你走了是吗?”


 


操持完折颜的葬礼,白真久违的躺在了那张曾经属于他们两个人的大床上…葬礼上他很坚强没有哭…但是现在整个屋子里只有他一个人了,身边那个会抱着自己的人再也不在了…那个从小一直宠着自己的人再也回不来了…


午夜钟声响起,折颜看到镜中的自己慢慢浮现,那是三十多岁的模样,那是刚和真真成婚的年纪,折颜兴奋的转身想问白真能不能看见自己,却见他漠然的走过镜子前倒在了床上,伸手抓过几乎没有折颜气息的枕头


“折颜…呜…”白真把头埋在枕头里


折颜伸手想要抱他,却不小心穿过了他的身体,折颜收回手,小心翼翼的让自己的臂弯环住白真,没有体温的鬼魂却让白真打了个冷颤,折颜赶忙松开手。


“折颜…没有你,好冷”白真蜷起自己,眼泪打湿了枕巾


折颜看着哭得声嘶力竭的白真,心如刀绞,忍不住还是抱了上去,这个他护了一辈子的爱人,终是为他哭得肝肠寸断,可他,却无能为力。


白真抱着折颜的枕头,一个人默默哭了一整夜,哭累了便睡了过去


折颜尝试了几次想帮他换掉哭湿的枕头和被子,可连这些他都做不了。


 


那些说先离开的不会痛苦的人。


一定没有见过留在人间的鬼。


 


“诶?这个小伙子是谁啊?”白真看开门进来一个十五六岁的男孩子,满脸纳闷.


“这是你宝贝孙子啊,真真”折颜伸手摸了摸孙子的头,就算一个控制不好就会穿过去


“这是我跟阿珩的儿子,爸爸你不记得了?”


“哦~记得记得!”


折颜心里一喜,还能想起来,总算是好的


“爷爷给你拿糖吃哦~折颜,糖放哪里了?”白真起身对着客厅喊


“在以前的柜子里啊”折颜楞了楞,复而说道,也不管他能不能听见


白真被顾萌拉回了椅子上,看着眼前的小孩问道“小朋友,你是谁啊?”


 


“爸爸?爸爸?”爻凰回来看见躺椅上看到抱着折颜最喜欢看的书睡着的白真“在这里睡觉会着凉的”


“嗯?你是谁啊?怎么跟我女儿长得那么像?不过我女儿没你年纪大”


爻凰被他的问话弄的有点哭笑不得“我就是你女儿呀爸爸,你又忘记啦?我是白爻凰啊”


“对啊,真真你忘啦,你孙子都老大了呢”折颜坐到白真面前的地上,抬头望着他


“你不要骗我,我昨天才跟折颜去参加了我女儿的婚礼,才一天你怎么就老了十几岁?”


折颜跟着爻凰一起劝了半个小时,终于说服白真相信爻凰是他亲女儿,折珩和顾萌回来了.


白真看到折珩有点欣喜“折颜你回来了!诶?边上的那个是谁?你朋友吗?”


“折颜…”三个人和一个鬼都愣住了,折颜激动的上去抓住白真的肩膀,却一个扑空穿过了他,摔在了沙发上,回头看见白真望着折珩出神


 


“爸爸刚刚告诉我,他昨天跟阿爹才去参加了我的婚礼,已经记得越来越少了”爻凰走到折珩身边解释道


“折颜你怎么了?”


“没事,你晚上想吃什么啊?”折珩坐到白真面前


“没事,你晚上想吃什么啊?”折颜挡在折珩和白真当中,伸手握住白真的手


“随便啊,你做的都好吃”


“那鸡蛋羹好不好?我今天还买了你最喜欢的车厘子”


“那鸡蛋羹好不好?我今天还买了你最喜欢的车厘子”  


“好啊”


“那你先去睡一会儿,我一会儿叫你。”


“那你先去睡一会儿,我陪你。”折颜说着牵起白真的手带他回卧室


 


折颜一个鬼,就这样陪在白真身边,在他认错人的时候重复折珩的话,偶尔改个一两句,他回答着白真每一个以他开头的提问,哪怕对方从未听见过。


 


“折颜,我们明天带哥哥妹妹出去玩好嘛?”


“好啊,我们去迪士尼,坐你最喜欢的过山车!”


 


“折颜,你说以后有了女儿,你会不会更喜欢她呀?”


“肯定喜欢啊,不过这辈子,不对,生生世世我都最爱你”




“折颜,你身边那个男人是啊?为什么他总是在我们家?!”


“啊,不生气,真真不生气,诶呀,珩珩你这小子,这时候讲什么道理,先认错啊”


 


“折颜,珩珩呢?他昨天发烧才好,还不会走路,他去哪里了?是不是被坏人抱走了”


“没有没有,诶,真真,你别出去啊”折颜死死按着门,白真还是打开走了出去


 


“折颜?折颜,你去哪儿了?”走累了的白真坐在了公园的长椅上


“我在这儿呢,不怕不怕”折颜坐到他身边,像过去几十年一样用手搂上他的肩


白真刚出来的时候,折颜慌乱到想立马转世投胎,变成小孩甚至小狗都好,只要能把真真带回去就好,可现下折颜却不慌了,这个地方很好找,一会儿珩珩他们就会找来了


“折颜,你在哪儿啊?”白真不安的拽了拽自己的衣角


“我在我在,我在这儿呢”折颜拉了拉他的手


“你不会是把我丢在这儿,想给我个惊喜吧”白真说着两眼突然放了光


折颜笑着刮了刮他的鼻子“是啊,真真还是那么聪明”


“哼,你也不说一声就把我留在这里”白真好像听到了回答一样


“我错了我错了”折颜说着亲了亲白真的额头


午后温暖的阳光照在一人一鬼身上,地上拖出一条长长的影子,两人间长久的默契,让他们展开了一场难得的对话,至少在折颜眼里是的。


鬼魂都是自私的,留在人间的厉鬼更是,可他不是来索命的,他自私的想要让白真在错乱的回忆里再多活几年,再看一看他的儿女成双,再晒一晒这人间阳光,再感受一下心跳的温度,再享受一下这场虚假的欢愉。


直到折珩和爻凰慌张的找来,白真才回过神来“我和折颜来散步,他…”


 


十五年之后,白真躺在病床上,折颜控制着自己的手恰好把白真的手拢在手心里


“折颜…我好好听你的话…好好的活了这么久…我是不是很听话,很乖…


“是是,真真最乖了,最听话了”


“我现在终于可以来找你了”


“嗯,我们和他们说再见吧”


 


床上的人没有了气息,爻凰大哭的声音灌入折颜耳里,可这依旧盖不过那熟悉的声音


“折颜!”


青春年华的白真看着依旧年轻的折颜


“真真!”


“你怎么在这儿?”


“我来接你啊~折颜笑了,笑得比这些年来都要灿烂


“你…我…你一直…”白真颤抖的指着折颜


“嗯,我一直都在啊”折颜笑着上前一把把人抱进怀里,十五年了,终于可以实实在在的抱住他了


“投胎吗?”黑白无常又一次站在了折颜面前


“能让我看完我的葬礼吗?”


 


 “谢谢你们,今生能做你们的孩子,是我们最幸福的事,愿来生,有缘再聚…”悼词的最后是这样一句期盼来生的话语


“真真,走吧”折颜搂过白真


“嗯”白真闷闷的点点头


“折颜…


“嗯?”


“你为什么不投胎啊?”


“等你一起啊”折颜搂着白真的手紧了紧“下辈子,我们同生共死,再也不会让你一个人了”


“你怎么知道你们下辈子还会再见啊?”孟婆递过汤碗笑道


“放心,我们下辈子一定会相爱的”折颜接过碗,把一碗递给白真


“嗯”


 


一碗孟婆汤,忘尽前尘,来世再爱。


我们,定会生生不离。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-


或许在某个时空,或许在这个时空,那些离开了的人,真的会在我们身边❤️



评论(5)
热度(117)
©阿蒜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