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果有缘,会再见的

【折真】桃花扇·九

emmm…因为某些不可抗力的原因…
这个月咸鱼到了现在…
(其实我是在为爱走钢索…你们懂得!)
稍微改个小小设定,单琪琪改成小十四了
私设满天飞!
要看的就开始吧!
爱我的话!!!就多多给我小红心小蓝手和评论!
多夸夸我的话我会更开心的~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白真卸了戏装刚将身上褂子最上头的盘扣扣上,方才送点心来的小厮又掀了门帘进来.

“小真爷可收拾好了?”

白真瞟了瞟镜子里的小厮“又作何?”

“那位爷请您出去坐会”

白真依稀想起那人走之前是说过等自己唱完了出去坐坐这样的话.

“那您看…小的知道您不想去,但…”小厮一脸为难,寻思着出去不知道怎么交代.

“去吧”白真拿着扇子起了身让小厮前面带路.

“是是!”小厮像是没想到他会答应,有些喜出望外,领着他去了折颜坐的那一桌.

“爷,人给您请来了”

“快到身边来坐,毕方上茶!”折颜见了他也欢喜,想让他坐在自己身旁.

白真看着拿赏钱跑走的小厮皱了皱眉坐到了另一边.

“这位哥哥是谁啊?长得好生俊俏,像是画册上的神仙似的”单琪琪一早在他走近的途中就盯上了他.

“夫人说笑了,我哪能与画册上的神仙相比,倒是夫人长得如花似玉娇俏可人”白真低着头轻抚了下手中握着的扇子.

“叫夫人可折煞妾身了,哥哥这把扇子倒是有点眼熟,倒跟爷从前一直随身带着的桃花扇一样”

白真不知道她是有意还是瞧出了些什么端倪,低头手指来回抚摸扇骨,半天也没有向她解释的意思.

“今个你来的也巧,他就是府上未过门的十八姨太”

单琪琪吃惊的的看着眼前的男子,合上了能塞下一个鸡蛋大小的嘴“爷,您没在跟妾身开玩笑吧?这位哥哥虽然长得神仙似得,但是怎么看也是个男人…”

白真羞恼得瞪着折颜,脸颊上泛起来红,所幸他声音并不大,周围的人也专注得在听戏,并未注意到他们这桌.

“我从未答应过…”

“你既然来了,看来是想好了”折颜其实也没想明白,不过就是送了个食盒进去,怎么突然态度都变了许多,不过既然他爽快的出来了,应是有戏了“这样吧,我瞧过了下月初六是个黄道吉日,我令人来迎你过府”

白真不喜欢他这副笃定了自己已经改了主意的模样,心里还恼着这泼皮无赖就是自己一直念念不忘的人,气得拿起扇子又想还他.

折颜看他这样微微挑了下眉,向一旁站着的毕方做了个手势“时候也不早了,毕方你先把小十四送回去”

“爷,妾生还想接着听曲呢”单琪琪还没搞明白眼前这个神仙哥哥到底什么来头,实在不甘心就这么走了.

“十四太太,这边请”

单琪琪见折颜也不想让自己继续参与,只能不甘的瘪瘪嘴,站起身披上披风.

“听话,回去早点歇着”折颜握了握她细嫩的手看着毕方带她出了门口.

白真见人走了,将扇子放在桌上,自己也打算要回去歇息了.

“我说了事不过三,小十八是不懂我的意思吗?”牢牢扣着他的手腕,站起身来贴着他耳旁一字一句.

“放开我!”大庭广众的这个人到底想干嘛!突然身体一轻,整个人被他扛在肩上“快放我下来!”

台下虽暗但也有不少人被他们两人的动静所吸引,纷纷侧目打量.

折颜不轻不重的打了一下他的臀“别吵,不想当中出丑就别闹”

折颜一路扛着他去了后面的小院,抬脚踢开了他卧房的门,将他扔在一旁的榻上,欺身压了上去.

“你…你…”他这一连串动作可把白真吓的,原本通红的脸一下子变得煞白.

“现在知道怕了?”折颜看他现在就像是一只拔了牙的老虎,伸手拍拍他的脸“一早乖乖听话不就好了,小十八”

“我有名字!”从碰到这个人开始就没一件事是舒心的“我不是你家中那些编了号的玩物!”

“那我从此以后就叫你真真可好?”折颜又将自己的脸凑的近些,摸着他的额发认真的看着他.

真真二字从折颜嘴中说出竟是这般温柔,白真不晓得有多久没有听人叫过这个称呼了,脑中有些转不过弯来,看着他的眼睛红了自己的眼眶,半天只说了一个好…

评论(22)
热度(83)
©阿蒜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