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果有缘,会再见的

【折真】汝之丹容烈桃花·六

被突然勤奋的自己吓到🤔
大概是因为今年最后一次星已经追完了
过气写手就滚回来了写文了
我:我今天要是更新丹容会被打吗
鱼:不会,如果你明天更新桃花扇🙂
我:那我要是明天不更新桃花扇呢,就会被打是这样吗?
鱼:嗯嗯🤗@榆鱼 
我还是选择暴毙吧…
私设满天飞!
要看的就开始吧!
爱我的话!!!就多多给我小红心小蓝手和评论!
多夸夸我的话我会更开心的~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“毕方呢?”

“他说有事要去办就走了…诶?怎么又要喝药了,我能不喝吗?”白真看着他手里那碗乌漆麻黑的药汁,整张脸都皱到了一起“你天天都给我喝补药,我都乖乖听话喝了…怎么今天又要多喝一碗”

“今早是谁又吐了血?”折颜早就料到他不愿意喝“你先把它喝了,我有好东西给你”

“又是糖山楂吗?怎么总是糖山楂”老是拿糖山楂来哄自己也没个新意“我都吃腻了”

“不是糖山楂,你看看”折颜拿了食盒放到他面前打开了盖子.

“呀!白糖糕!你怎么会做这个?”

“听毕方说你喜欢吃”折颜拍掉他伸进食盒偷拿的手“先喝药!”

“五块!”白真眼巴巴的瞅着热腾的白糖糕.

“两块”折颜抱着手臂,显然对他这幅讨价还价的样子不为所动.

“我今天可是喝了两碗药!两碗呢!”葱白纤长的手指比着二,撅着嘴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.

“你不喝的话,我一会就拿去喂小白了”

“不行的!”白真有点激动的拉住他,一本正经的摇头“小白是兔子它是不可以吃白糖糕的”

“噗…”折颜鲜少有这样的笑容“你乖乖听话我就不给小白了”

“那三块好不好?求求你了”上手合十凑在他面前求他“好不好~”

“成交,喝吧”折颜挑了下眉,看着他把药全部喝下肚.

“好吃…折颜,万一哪天我病好了,你也不要走了好不好?”

“我是个大夫,要是你病好了,我留在这里也没有意义了,我自然是要走的”

“你可以…你可以留下来做个厨子”

“厨子?你且放心吧,在你恢复之前我是不会走的”

白真突然觉得嘴里的白糖糕多了一分苦味,既然如此,我就在你面前装一世,偏偏就不要放你离开我.

“你们尊上去了何处?”折颜端着一盒吃食要去找白真,去他书房和卧室找了一圈都不见人,便拦下毕方询问.

“今日是应龙山庄大公子成婚的日子,尊上接了帖子天刚亮就去了”

“应龙山庄?”好端端的武林正道之首宴请白家?“一个人去的?”

“是,贴上只请了尊上一人”

“胡闹!”这场婚宴只怕根本就是一场鸿门宴“他的记忆尚未恢复,身上的伤也才好透,若是又出了闪失怎么办?!”

毕方愣了愣,他还是第一次看到折颜面带愠色,情绪有了这么大波澜.

折颜将手中东西重重往桌上一放,转身就要走.

“折先生,尊上让我们都不要跟着去,您也别去了”毕方赶紧拉住他,他要是现在去了,白真岂不是要露馅了.

“那我问你他现在尚未痊愈,再出意外你担得起吗?!”折颜便不再同他废话,找了匹快马往应龙山庄赶去.

“哥!求求你!别杀夜华”白浅跪在白真面前护着身后她刚拜了堂的夫君.

“白浅我看你是被他迷了心,我们两家的血海深仇你都忘了吗?!跟我回去!”白真此时已经杀红了眼,以一人之力对抗正道几大门派,身上深浅不一的伤口不少,血顺着剑尖流到地上,原本应该喜庆的婚宴现场现在就是沾满血腥的人间炼狱.

“我不能跟你回去…况且当时杀了父亲母亲的仇人已经都被你杀尽了,夜华当时只是个几岁的孩子,我跟夜华会找一处无人的深山生活,哥哥你能不能放过他”白浅抱着他的腿苦苦哀求“我不想我的孩子一出生就没有父亲”

“呵…白浅你真行啊…”白真往后推开了一步,脸上带上了几分厌恶几分心寒“从此以后你便跟我青丘白家再无瓜葛…我就当再也没你这个妹妹,带着你的男人马上滚,今生休要再让我见到你们!”白真说完又是哇的吐了一大口血,身体阵阵发软全靠手中的长剑才得以继续站着.

白真缓了缓摇摇晃晃的走至边上尚未断气的男人面前“就是你让我家破人亡,我父母身上共有四十七条伤痕,现在你身上还差最后一条,放心,你马上就会跟你的那些狗一起下地狱了!”

“你这个妖孽!你…!”

白真不想听他再多废话,剑锋划过他的颈侧,剩下的就是一具尚有余温的尸体.

压在心头十八年的大仇终于得报,但是白真却丝毫没有感到轻松…

一路提着剑恍恍惚惚的离开,刚下山庄远处像是策马飞奔来一个身影,撑着自己的那口气像是突然散了,两眼一黑向前栽去…

评论(6)
热度(80)
©阿蒜 | Powered by LOFTER